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山紅葉

空灵飘渺的音乐世界 在雾色袅绕中漫步 忘记了时间 却回忆起往事....

 
 
 

日志

 
 
关于我

为每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完美捕捉人生中的每个难忘瞬间.直到永恒. 或许为特别的日子,或许为梦想成真,或许是美丽的秘密....令人一见钟情的闪烁光芒,目光与镜头相遇的瞬间,璀璨光芒触动你的心弦,令生命绽放绚烂火花,凝聚生命之美......

网易考拉推荐

末日物语  

2012-12-19 20:4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涅盘经》有这样一句话:“生命之息,过于山水,今日虽存而明日难知。”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在浩渺的时间长河里,生命如草芥,不过沧海一粟耳。生命之渺小之脆弱,就像风中随时掉落的花朵,任谁也无法挽留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当2012年12月21日冬至这个玛雅预言的末日来临之际,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满地枯黄的落叶,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奈和大自然的无情,任沧海横流。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年轻时总觉得死亡是一件很遥远的事,一提到死亡就感到害怕并觉得充满神秘,人过知天命的年龄以后,对很多事物有了更多的感受和感悟,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也有陆续离我而去的,对生命和死亡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并能坦然面对。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自古以来,生死离别是最令人痛彻心扉的。茫茫然,不知飘渺何方?给活着的人留下了现实的残酷与揪心的痛楚。我想,有很多人经历过,也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痛。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生命就像大自然有春夏秋冬一样从容,一样简单,一样自然。每一个季节都有自己独有的美丽:春的绿叶与生机,夏的清莲与淡雅,秋的枫菊与成熟,冬的白雪与深沉,然而无论是绿叶清莲,还是秋菊白雪,终究无法在这世间久留,就似我们的生命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生命其实也似一棵树,每棵树都有在嫩芽初放的时候,也有郁郁葱葱的时候,但最终都要在寒冬里枯萎,叶落大地,就如同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从稚嫩的童年到饱经风霜的老年一样经历过多姿多彩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我们每个人都不过是这红尘中的匆匆过客,是人生舞台上的一个歌者和舞者,用生命在表演,以自己的生命历程以及情操为自己树碑立传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于是才有人流芳千古,也有人遗臭万年。我们能做的至少应在后人的心中,留下些许记忆,关于真善美的,留给后人追忆,这是留给后人的精神财富。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想到人生,又突然想起小时候,那时候放学后总愿意和小伙伴在外面玩耍,从河塘到沙堆,从滑雪、打球到抓蝴蝶,任凭妈妈一遍遍催促,任凭夕阳西下到繁星当空,宁可忍受饿肚子也要再玩一会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可当夜色降临时,不论多么留恋,多么贪玩,一个个也都陆续地回家了,当然每次都少不了要挨大人的一顿批评,还要把装在衣兜里的宝贝如小石头、碎玻璃、花纸片等全扔掉,真是心疼万分,恋恋不舍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其实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呢,来到这个世上走一遭,你可能努力拼搏获取了高官厚禄,你也许苦心经营赚得了万贯家产,你用情专一谱写了旷世恋曲,可当你来到末日面前,这些身外之物如同你小时候拣到的废纸一样,全部要扔掉,没有人能带走世间的任何一样东西,财富、地位、名利及一切追逐和牵挂的全都留在了滚滚红尘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的旋律在生命的长河里奔腾不息,任你富贵荣华、位高权重、才华横溢、貌美如花......一旦末日来临,所有的结局都没了揣测的必要。这便是死亡,残酷、真实,却无可逃逸。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但同时老天是公平的,末日面前,富豪和乞丐没有什么分别,生命予每个人只有一次,生为死之始,死为生之终,概莫如是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可惜世人看透的不多,才有贪官奸商小人的登场,才有为名为利倾轧的上演。等到真正领悟时,潜意识里的世外桃源早已在尘世的醉生梦死中迷失,珍藏在心底那田园诗般风光早被世间的忙碌洗涤得荡然无存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能让人真正快乐的,并不是物欲,也不是名利,而是灵魂的安宁!如此静下心来想想,死亡,何尝不是一种美丽。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有一句名言就是这么说的:“人,从生下来到死去,这中间的过程就叫幸福!”它,给了生命一个最美的诠释。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如果说生命没有死亡,那么又如何能衬托出活着的璀璨?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如果生命没有死亡,那么活着又有多大的意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既然我们被选择来到这个世界,既然我们活着,就应该用所有的真心和真情,用所有的欢笑和泪水来演绎这场绝美的生命之旅!让我们在未碎之前尽情地展现我们最美的风姿,用一种最佳的姿态,去面对生命赋予我们的所有悲欢离合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既然生命是短暂的,我们就要热爱自己的生命,热爱自己的生活,热爱自己的工作。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生命的本质在于生命的乐趣,这一乐趣应该是宁静持久的,不是转瞬即逝的,因此这一乐趣必须来自心灵的满足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都说岁月无情,然而,无情的岁月却留下了很多或深或浅的脚印,这些渗透着人生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痕迹,演绎着许许多多或歌或泣的人生故事,这些故事,无不是人生一笔最大的财富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伫立于茫茫天地之间,感受着匆匆岁月无情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如果说春天带来的是生机,夏季带来的是躁动,冬季带来的是萧索,那么秋天带来的则是无奈了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不光是人生的生命有限,其实这包括地球上的一切有生命物体,包括地球的本身亦然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深秋,雨幽幽地敲打着大地,流水湟湟,风伴着一份萧瑟,吹过了季节,吹过了窗前,吹过了一份淡淡的思绪。站在秋的最深处,回首,想那份温暖缠绵在细雨芳霏处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打开的窗子,掠来一阵雨意,湿濡清凉,爽淡。探向窗外,寻找那只季节的青鸟,看不到飞翔的姿势,却看到了挂在季节上的风铃,轻轻摇响在梦的迷途。诗韵滂沱,也清心静净,洒然的爽朗在风声的音阙中,我还是寻着了季节的骨髓。在季节的更迭中,岁月如流沙在生命里又多了一层印痕。然,关乎那些年少时的梦,却因玛雅的预言,在这个季节里愈加清晰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撑一支竹篱,打捞岁月中遗落的记忆,一缕微笑悄悄爬上唇角,染指流年,在生命中邂逅,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那一刻对视,已铭记在心,那一段时光,灿烂过后已是秋来菊黄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那些厚重包裹的心事,在雨里一点点淋湿,又一点点风干,直至落叶满地,那情节丢落了自己,那时光磨灭了曾经的美好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凝望窗外,曾经川流不息的街道也渐渐冷清。一地的落叶,满池的残荷。也许,这样的季节总能使人感伤。惟将千年的相思装进酒杯,醉了情,醉了前生来世。那一片枫林,竟不是初时的模样,枫红依旧,人面杳然!曾几何时,绯红的心事在风中丰盈着,绽放成醇香的诗篇,跳跃着亘古的传说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一直以为,春去秋来能促使我忘记许多,可当落叶铺满小路,那个熟悉的记忆再现时,我还是忍不住悲伤的情怀。翻阅曾经记录下的点点滴滴,那些美好的回忆触动着我一颗感伤的心。只有这些不成文的笔记能填满我内心的孤独。一行行一字字都是我内心深处最真的伤痛,太多的不舍,太多的无奈,只能任由时光无情带走。用文字图片将一切定格,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过。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曾经的美好,总以为那就是一辈子,不曾想也会有分崩离析。就像冬眠的万物,醒来时却只道是曾经。那些说好的不离不弃,早已淹没在时光隧道里,记忆掩埋在深秋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末日物语 - 深山红叶 - 深山紅葉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